富平吊柿饼和河北柿饼的区别,看看就知道了

富平正宗吊柿饼,瓦罐柿饼,壮丽合儿饼联系电话15129845510(微信同号)

支持批发和零售农家自产,农业柿饼合作社。

近年来,在邯郸东部平原农村,柿子树简直成灾了。俗话说,七大核桃八打栗九月柿子红了皮,农家小院里有棵柿子树,看着青涩的柿子,被秋色染红,挂在树枝上,如一个个小灯笼,煞是美丽。可这么好看的柿子,最终大多数是成熟后落地扔掉。给邻家邻家也嫌加工麻烦,拒绝不要。要不是为了观赏养眼,早就刨掉了。

说起柿子,记得幼时,父亲有个朋友是邢台西部山区将水岭村的。在那个出行靠徒步的年代,从邯郸#邯郸头条#东部平原到邢台西部山区将水岭村200多里地,就是个很遥远的向往。每到过年前,父亲的朋友会通过邮局给邮寄一小袋,里面装着柿饼、黑枣、栗子。

当邮递员把邮包送到村里,父亲从大队部取回来。晚上等我们兄弟几个齐班后,每人两块柿饼,几个黑枣和栗子,这需要均分。谁分到的柿饼个大,兄弟几个还争闹不休。可想而知,柿饼应该有多好吃了,吃完柿饼,还要把粘在手指上的白面舔舔。父亲说,那可不是白面,那叫柿霜,是晒出来的。每到过年,期待来自父亲朋友的邮包,那真是盼呀盼,真盼得望眼欲穿。

原以为邯郸东部平原不能栽种柿子树,只有西部山区才可以栽种。长大后,才知道,在那个以粮为纲的却吃不饱肚子的年代,生产队集体的耕地是不能随便栽种任何果树的,蔬菜瓜类生产队都得偷偷种。今天说这样的事情,现在的年轻人肯定觉得奇葩,可这是真实的。

我家小院压弯枝头的柿子

农村分田到户后,没几年,粮食过剩,粮食多得成了灾,农民卖粮难成了基层干部头疼的事情,于是,基层干部在减轻卖粮难工作压力的同时,还得想着为农民增收找出路。要想富,栽果树,仿佛一夜之间,这样的标语刷满了农村显眼处的墙体。胆子大的农民在耕地上栽种上了苹果梨树桃树,可当这些果树挂果后,又出现了果贱伤农,盛果期的果树刨掉只能当柴火烧。

对于俺个人而言,幼时的柿饼是天下最美味的美食,可比诗人赵丽华“天下最好吃的馅饼”还要好吃。因此不理解为啥村民没人栽种柿子树呢!上个世纪90年代,俺要了新宅基地盖了新房子,大院子里再不栽种可长成栋梁之才的树木了,要全部栽上果树。梨树,苹果树,葡萄,桃树,冬枣树,就是没有柿子树,总想着,找个机会到西部山区挖一棵柿子树。

早春的一天,在镇上赶集,有位大叔在出售像筷子那么粗的类似一个树枝条一样。大叔说,这是柿子树,俺有些狐疑,道:真是柿子树么?大叔提起一棵树苗,俺的质疑他好像受到了侮辱,义正言辞道:要不是柿子树苗,俺活了五十多岁,就是吃狗屎长大的!俺歉意道:大叔,别着急嘛!咱都是吃粮食长大的,多少钱吧!俺要两棵。一块钱一棵,一块五两棵。俺要了两棵。

邻居街门外大街边的柿子树

几年后,俺的小院里成了有花的春天,当然还希望小院是个有果的秋天了。桃花暧昧,梨花含羞,即便是最慵懒的微小的黄米粒似的凑成的枣花,也散发出一股沁人心肺的浓浓的甜。只有这在小院堂屋房窗前最向阳占位最好柿子树,除了像小扇子一样厚实的叶片,啥也没有。俺怀疑是被集上的大叔哄骗了,这压根就不是柿子树?唯有一样好处,就是这“柿子树”不生虫子,也不用浇水,就留着验证集市上大叔是不是个骗子吧!

桃树梨树固然开花很美,让人赏心悦目,可每年伴随着花谢叶长,蚜虫,红蜘蛛就来破坏俺还沉浸在花世界里的痴心妄想。作为农民,地里种了几亩棉花,经常是为棉花打农药回来,喷雾器里剩点药液,杀灭那些破坏俺心情的小害虫。果树上打农药后,小院里就弥散着一股难闻的农药味道,真是大煞风景。第二年,桃树梨树苹果树,妖艳的花谢后,还没等新叶长成,全部刨掉了,只剩下两棵已经长得快有胳膊粗的柿子树。

柿子树不用打药,也不用剪裁,第一年挂果结了四个柿子。平生第一次见柿子树开花,感觉有点丑还羞羞答答躲藏在柿叶背后的花,就像《红楼梦》里,刘姥姥进了大观园,向贾母介绍孙子王板儿,王板儿躲在刘姥姥身后一样。花丑不要紧,要紧的是这落花后指甲盖大小的四个柿子,俺几乎天天观察,还没到农历九月,柿子在叶片后,露出半张红脸。四个柿子一直长到柿叶锈红落下自然成熟,手捏软软的,那种柿子独有的甜,让俺想起幼时父亲朋友寄来的柿饼。

邻居家的柿子,和我院子里的柿子品种不同。

第二年结了有20来个柿子,村里不少邻家都来俺小院里观赏,大赞后,都想朝院里栽种柿子树。彼时,村里出外打工的村民多了,都各显神通,弄到了柿子树苗。很快,不仅我们村,邻村,就是走几十里外的村庄,在大街边,农家小院里,柿子树不约而同地繁华了起来。

屈指一算,俺小院里的柿子树已经20多年了,没打过农药,没动过刀箭,每年红彤彤的柿子挂满枝头,总有那一枝被压断。加工柿饼太麻烦,鲜柿子也吃腻了。摘下来送给邻家,邻家都不要,只能眼瞅着,一个个啪嗒啪嗒落在地上,摔得稀烂。要不是留着观赏,真就刨掉了它。

好在柿子树没有苹果梨树娇气金贵,它就自然地疯长着,虫子不侵,干旱不惧。尽管现在,因为各种水果吃得撑饱肚胀,柿饼早不像幼时那么馋涎欲滴了。生柿子在集市上二毛钱一斤没人要,但它还是一如既往开花挂果,被秋染红。难道它也是“树至贱则无敌”么?